亚洲台湾蝴蝶中文网

大爱的力量

发布时间:2019-05-15

认识欧大夫不是偶然。

我的母亲是一个帕金森病人。在与病魔抗争的这十余年中,我们去过大大小小无数个医院,省内的、省外的、综合的、专科的……在往返于四处求医的奔波中,母亲的病情一直未见明显好转,行动也越来越困难。

年轻时候的母亲不仅坚强,而且乐观。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年仅20岁的她跟随部队来到杳无人烟的新疆戈壁,从开荒造田,到打土坯修建部队幼儿园;从清晨出门看着星星出门上班,晚上伴着月光回家,到把我们姊妹四人一个个送进高校,她从不叫苦叫累。而现在,78岁的她,在患帕金森病的第十一个年头却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行动要靠轮椅,在床上翻身都很困难,上个厕所都需要人帮忙,在床上轻松地翻个身更是一种奢望。  

近几年来,日益加重的病情使她明显有些焦虑,经常担心自己有一天起不来了。2016年9月份,因为腿脚无力,从床上辗转到轮椅上都很困难的母亲又一次来到西安医学院宝鸡附属医院神经内科,医院安排的主管大夫是欧彩虹医生。  

第一天在神经内科的病房里见到欧大夫,感觉和我们以前遇到的大夫一样,严谨认真的态度,不拘言笑的表情。但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不仅对欧大夫精湛的医术、严谨务实的工作态度肃然起敬,更感受到了欧大夫瘦瘦小小的身体里孕育着一颗博大的仁爱之心。

我们在神经内科住院的十多天里,她几乎每天要来病床前好几次,观察用药后反应,询问目前状态和以前在家服药后情况的对比,耐心解答我们提出的各种问题。

因为长期服药,母亲服用个别药物时会出现肠胃不适,她细心地叮嘱我们,吃药前给母亲吃点零食;得知母亲曾一度对自己的治疗信心不足,她站在母亲的病床前,和蔼可亲地对母亲说:“你这个病完全可以通过调整药物服用时间,控制病情发展,提高生活质量。再说了,现在医学水平这么发达,说不定过几年,你这个病就有可以治愈的药物出现,所以现在你对自己要有信心!”

就这样,随着和欧大夫的频繁接触,我们越来越信赖欧大夫和神经内科的医护人员。我母亲的治疗效果也日渐明显。入院时,母亲手脚僵硬无力,从轮椅到床上去都很困难;出院时,母亲能拄着拐杖,扶着墙自己去卫生间。出院前,我们提到因为母亲行动不便,每次出门看病很是困难,能不能留个电话方便我们咨询时,欧大夫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我们,并且说:“可以加微信,发视频或者语音联系,及时交流病人情况。”

就这样,我们和欧大夫建立了微信联系,在出院后长达半年多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和欧大夫保持着电话和微信联系。她经常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和我们交流母亲的病情,及时了解用药情况,指导我母亲科学服药。有一次我短信问她“这样会不会影响您的生活?”欧大夫很快回过来信息说:“作为医生,减轻病人痛苦是我们的责任!”

有一段时间,我母亲晨僵非常严重,欧大夫每天都会和我们联系,我给她发我母亲每天日常生活的视频,她根据视频观察母亲服药后出现僵硬和颤抖的规律。有时我们一聊就是三四个小时,好几次都说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我们感到很不好意思,欧大夫说:“不用客气,及时沟通,病人就会少受罪!”我们姊妹几个常说,遇到欧大夫真是我们的福气。我们甚至觉得,如果早几年认识欧大夫,母亲的病情可能早就得到了控制,精神面貌可能会比现在好很多。

五一劳动节前夕,我母亲提出“欧大夫没喝咱家一杯水,没吃咱家一口饭,很过意不去”。她要去医院,当面向欧大夫表示感谢。父亲说一定要送面锦旗,写封感谢信,并且一再叮嘱我,要感谢医院领导,感谢他为我们培养了这样医德高尚,医术精湛的好医生。

当我再一次见到欧大夫时,她腼腆地笑了:“解除病人痛苦是我们医生的职责。每次面对患者,特别是老年患者,我就会想到自己的父母和他们年龄相当,要向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尽心尽力。”

当我一再表示感谢时,她说:“我最高兴的事就是给病人减轻痛苦,那一霎那间,我有种难以形容的喜悦和无比的兴奋及成就感!”——这就是一个普通医生的大爱情怀!

人们常说大爱永恒,欧大夫不仅让我们这样素昧平生的患者感受到不是亲人胜亲人的温暖,更让我们理解了医护工作的崇高和伟大,让我们对医护工作充满了敬意,我想这就是大爱的力量!


(宝桥小学   文/张彬)